關于CTC基礎理論

1.CTC的半衰期
循環腫瘤細胞的半衰期是多少,循環腫瘤細胞能夠在血液循環系統中存活多久?
答:可能不同的腫瘤CTC半衰期不同,有的文獻介紹乳腺癌CTC半衰期是1-2.4H。肺癌這方面的研究暫無文獻報告
2.早期CTC的產生
早期(原位癌)的患者腫瘤細胞怎么入血?
答:研究表明,早期腫瘤的單個CTC或CTM由于某些因素影響(EMT或炎癥因素)穿過血管壁進入外周血,這些逃逸的CTC細胞絕大多數在血中凋亡了,只有少數CTC粘附在血管壁,重新穿過血管壁,尋找新的器官生長,形成轉移灶。
3.CTC葉酸受體的特異性
抗原、抗體怎么區別正常細胞與癌細胞葉酸受體,正常人體是否有葉酸受體?
答:我們產品能檢測CTC,不是通過區分癌細胞和正常細胞的葉酸受體來實現的,我的原理是在外周血中只有CTC細胞表面高度表達FR(除少數激活的單核細胞也表達FR,但是我們負向富集時去除了這類細胞),正常組織雖然低表達FR,但是正常組織細胞不會進入到外周血中,所以對于血液標本,FR的濃度直接反應的就是CTC的濃度
4.區分CTC干細胞
CTC聯合怎樣的技術可以區分CTC的活性大小,哪些是CTC干細胞,哪些不是?
答:CTC的轉移性和侵襲性(如果是你指的活性的話),除了和CTC自身的因素相關外還和很多因素相關,例如患者自身的免疫狀態,CTC外的其他細胞及其構成的多細胞形態相關等,所以沒有明確的技術可以區分哪些CTC更具轉移性和侵襲性。競品公司曾提出CTC或CTM(循環腫瘤微栓子)體積越大越具有侵襲性,但是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,CTC的大小與腫瘤類型,分期和患者狀態等多種因素相關,有時小的CTC也有很強的侵襲性。
5.ctDNA比較
跟游離DNA相比,有什么好處?
答:循環血中的游離DNA包括,腫瘤組織釋放的ctDNA和正常組織的cfDNA,目前臨床主要通過檢測游離DNA中的ctDNA來指導臨床靶向藥物使用,但是游離DNA背景很雜且成分變化很快,故很難通過只檢測ctDNA來直接反應腫瘤的負荷變化。
而不同于游離DNA,CTC是腫瘤組織釋放入血的細胞,直接反應的是腫瘤的負荷及其變換,可用于腫瘤的輔助診斷、療效評估和復發監測。同時,CTC是有活性的細胞,它可以反映DNA后的轉錄和翻譯水平,例如CTC表面的葉酸受體FR的表達情況,我們的研究表明,FR的表達豐度與培美曲塞的療效正相關。

關于CytoploRare®產品

1.產品驗證細胞驗證
怎么證明檢測到的細胞就是腫瘤細胞? 只有病理看到的才是最準確的,對于儀器檢測的準確性抱有疑惑
答:首先從原理上來說,外周血中只有CTC表達FR,我們是利用FR作為檢測靶點來檢測CTC的,故檢測到的就是CTC細胞。其次,我們在PLOS ONE雜志發表了“Quantification of Rare Circulating Tumor Cells in Non-Small Cell Lung Cancer by Ligand-Targeted PCR”,該論文設計了利用經典的細胞免疫熒光法做了CTC和對應靶標驗證(注:CK靶標被認為是肺癌特異的靶標,FR是我們技術的檢測靶標,DAPI染色證明是完整細胞)。最后,傳統的病理檢測前也要進行CTC的富集和熒光染色,富集存在部分CTC丟失問題,染色存在非特異結合問題,均會對病理檢測結果帶來影響。故不能簡單的認為只有看到的才是準確的。
2.產品驗證富集純度
如何確定我們負向富集的來的東西是比較純的CTC,活的還是凋零的?還有沒有其他干擾沒有被徹底去除,有的話是什么,比例是多少?后期如何降低誤差?
答:根據我們的產品性能驗證數據表明,我們負向富集得到的是具有活性的CTC,富集純度是99%,還會有1%的白細胞殘余,但是因為我們是以CTC特有的葉酸受體作為靶點,白細胞表面不表達FR,所以不影響后續的FR靶向PCR的檢測。需要注意的是,我們對于待測患者的白細胞水平需密切關注,當患者白細胞水平高于1.2×107/mL,就會發生白細胞的干擾,出現測值升高的結果,需要排除。
3.產品性能 靈敏度 假陽性
靈敏度太高會不會帶來假陰性或假陽性?
答:任何指標的靈敏度和特異性都是對矛盾體,靈敏度高了勢必導致特異性降低,產生假陽性的結果,我們產品對于肺癌(含Ⅰ-Ⅳ期)組和非肺癌組(肺部良性疾病和健康組)靈敏度為80%,特異性為88%。
4.適應癥其他腫瘤
其他也算表達豐富的癌種還有哪些?是不是原理上都可以做?
答:其他葉酸受體高度表達的癌種有卵巢癌、子宮內膜癌、腎癌等,也可以用我們的CTC產品檢測。FR+CTC確定cut-off值的臨床大數據中,納入了健康人群、肺部良性疾病患者和肺癌患者,以及部分其他部位的腫瘤患者。因此對于未接受任何治療的初診患者,可以采用該cut-off值用于輔助診斷。

關于CTC臨床使用

1.肺癌晚期CTC陰性
為什么晚期全身性轉移的腫瘤病人檢測不出CTC?
答:因為我們產品使用FR作為CTC檢測靶點的,并且72%-83%的肺癌患者腫瘤細胞表面高表達,仍然存在20%左右低表達甚至不表達,故存在如題所述的假陰性結果。
2.選擇治療方法化療/放療
循環腫瘤細胞檢測得到和檢測不到能不能指導放化療選擇?
答:目前不能僅憑CTC的檢測結果來選擇放療或化療的治療方式,需要結合其他臨床檢測(如影像學檢測)、病理學檢測及臨床癥狀做綜合診斷,根據診斷結果來選擇治療方式。
3.采血時間重復性
如果連續幾天分次檢測甚至同一天內多次檢測同一患者樣本,檢測到的CTC數目有沒有明顯差異?血液的CTC相對均勻,但不同階段采血也可能有誤差,怎樣消除這個誤差?
答: 由于CTC在外周血中的含量稀少,每毫升血中存在1-10個CTC左右,并且是連續產生的,在血液中呈動態分布,會出現滯后現象,具有很強的異質性。因此同一人多次檢測會出現結果有差異。但是對于臨床使用來說,我們更關注的是CTC的濃度變化趨勢,即在疾病的治療過程中,多次采樣檢測,觀察這些采樣點間的CTC濃度變化趨勢(是否超過閾值,甚至倍增)來指導臨床。
4.適應癥肺癌種類
咱們的CTC檢測是不是適用所有的肺癌種類?
答:基于我們的大臨床數據,我們CTC對于所有肺癌病理亞型的檢測陽性率均在80%左右(具體數據可參見臨床大報告),可滿足所有肺癌種類的檢測。
5.治療方案CT比較
CTC檢測是否可以替代CT?
答:我們CTC檢測是CT的黃金搭檔,少了誰都不是最佳的。CT檢測主要發現腫塊、腫塊大小和部位,但是CT沒法準確判斷腫塊的良惡性,無法判斷腫塊是否是腫瘤;CTC檢測主要用于鑒別腫塊的良惡性,甚至在CT未發現腫塊前就預判患癌風險,提示密切臨床觀察及病理確診。故在肺癌的早期篩查或中后期治療時,CT和CTC同樣重要。一般患者在CT中顯示疑似腫瘤人群,要同時查很多腫瘤標志物來輔助診斷,而CTC就是其中最好的輔助診斷依據。
6.藥物影響培美曲塞
使用培美曲塞會影響體內葉酸水平,是否影響結果?
答:因為我們檢測靶點是CTC表面的葉酸受體,故服用葉酸通道相關藥物會改變FR的表達,改變CTC的判讀閾值,故我們推薦根據CTC測值濃度變化來判斷藥物療效,抵消由于FR表達變化帶來的CTC閾值變化。并且,我們的臨床結果表明,我們CTC的測值與培美曲塞的療效成正相關性,即CTC測值越高,培美曲塞的療效越好,故可根據CTC的測值篩選出最適合使用培美曲塞的患者。
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500完整n